汉能系持续五个月大面积欠薪:数千人卷入,组团讨薪者被开除

作者: 直升门户网站 时间:2019-10-22 11:47:25 阅读量:1359

薄膜光伏企业汉能控股集团的欠薪事件仍在继续发酵。据了解,从10月9日到11日,数百名离开工作岗位、拖欠汉能工资和社保缴款的员工聚集在汉能总部申领工资。然而,连续三天的谈判结果并不令人满意。许多离开或仍在工作的员工表示,汉能再次签发了许多“空头支票”。汉能实际控制人、前首富李和君从未出现在谈判中。

大多数维权工人被拖欠工资长达5个月,“公积金自7月份起停止,社会保障自8月份起停止。”今年5月20日加入汉能酒仙桥研发中心的一名前员工告诉澎湃新闻,他在汉能不仅从未领到一分钱工资,还因欠薪和社保公积金的法律要求而于10月10日被解雇。接受采访的一些汉能员工表示,上述停止支付社会保障和公积金的时间是真实的,这是一个普遍现象。据了解,欠薪已经蔓延到整个汉能部门。在现场人员中,还有来自江苏、山东等地的外籍员工。

汉能目前雇佣了约7500名员工,其中大部分都有牵连。汉能内部人员分为30级、9级主管、15级高级经理和25级以上高级经理。目前,1-11级的销售部门已经支付了5月份的工资,大部分员工还没有拿到5月份的工资。8月份社保缴费被切断后,矛盾爆发,大量员工到劳动仲裁和劳动监察部门维权。除了工资之外,自去年以来,许多雇员都拖欠工资。

薪资寻求者恢复为期三天的谈判过程:已登记工资的员工被解雇

几名参与谈判的薪资收集者为激增的新闻恢复了为期三天的谈判进程:

10月9日,200多人前往汉能总部领取工资,当他们进入会议室进行谈判时,人数增加到300或400人。杨静是汉能集团人力资源部的一名高级主管,在李和君做了10多年的助理,代表公司与寻求工资的员工沟通。杨静说那天不可能还工资。他提出了一份在场员工的名单和拖欠工资的数额。他把清单提交给公司讨论解决方案,并争取部分付款。他承诺在10月15日解决一些员工的一至两个月工资问题。据该员工自己的统计,当天工资单上有大约400人,涉及金额约为3700万元。那天的谈判毫无结果。

谈判现场的受访者提供照片。

10月10日凌晨,汉能人力资源中心给所有员工发了一封电子邮件,称“极少数员工不顾公司正在积极努力解决问题的事实以及积极的回应和劝阻,在公司办公区域聚集了一大群人,扰乱了正常的办公秩序。甚至唆使和联系一些不知道真相的媒体散布夸大的谣言,恶意诽谤和诋毁公司和高管……”基于上述原因,汉能宣布立即解雇“证实违反纪律”的23名员工

10月10日,65名员工代表再次来到位于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的汉能总部进行第二轮谈判,谈判仍由杨静协调。面对要求工资的员工提出的“当天先给钱”的建议,杨静说他拿不到。谈判再次以失败告终。

员工代表去汉能总部为受访者领取工资

10月11日,代表200人的职工代表和汉能高管在朝阳区劳动监察大队的干预下开始三方谈判。汉能由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总裁袁亚斌、汉能集团人力资源副总裁解鹏和杨静沟通。据一位员工代表说,袁亚斌说,“现在账户里没有钱,以后可能会有一些退款和退税,所以我们有更好的把握。”经过近五个小时的谈判,汉能承诺在10月底重新发放5月份的工资,并在同一天向索要工资的员工发放集体5万元。经过讨论,工资征收者决定将全部5万元给一名身患癌症的女员工。

至于汉能的各种承诺,被拖欠工资的员工表示,这些承诺不可信。前者以熟悉的方式反复声明:今年3月,汉能把发薪日从每月5日调整到28日。6月底,汉能以锦州银行流动性困难为由推迟支付薪资,承诺在换银行后于7月15日支付薪资,随后持续延期。8月份,汉能开始按级别发放工资,并开始向11级以下的员工重新发放5月份的工资。

汉能的“拖延症”

“不是钱还没到,而是钱在路上,”一名汉能前员工表示。在拖欠工资的几个月里,来自公司高级管理层的类似借口层出不穷。"欠薪严重影响了我们的日常生活和再就业."

汉能在重复上述公式的同时,还通知员工启动“停工休假”和自愿辞职的政策。前者是从10月至年底开始停工休假,9月份领取全额工资,10月份开始根据各地区的停工休假政策发放工资。汉能表示,签署协议并自愿离职的员工可以优先获得欠薪和补偿。“人们也不相信,因为他们对太多的承诺麻木不仁。”

有传言称,汉能的一名高管曾指责员工“9月份没有支付任何工资,因为员工在互联网上发布了负面消息,本应在本月支付数百亿美元的投资。”

不止一名前员工向澎湃新闻透露,汉能发布了“十次压制原则”通知,以应对负面舆论:如果一名员工在互联网上发布公司的负面消息,他的部门需要发布10条正面消息来压制负面消息。

媒体报道薪资收缴事件后,汉能发表声明称,一些员工与媒体串通,有意策划该组织。

除了工资,汉能员工还担心工资会被浪费掉。此前还有一种固定金融产品声称与员工“忠诚度”相关联——汉能去年7月要求员工购买的一种私人目标金融产品,该产品将于明年2月到期。汉能研发中心一名8月离职的员工表示,他被拖欠“6万英镑的工资、1万英镑的报销和2万英镑的定期融资”。

“我还没有离职,但汉能已经单方面解除了劳动合同,oa和其他账户都已关闭。”在工资收缴过程中,汉能薄膜发电集团另一名“离职”的员工感觉相当虚弱。

除了总部,汉能在几个省的生产基地也在实施工资保护。

今年7月底,李和君在集团中高层会议上发表了题为“降本增效”的讲话。他说,“自金氏乔安水电站发电以来,汉能每年赚取数十亿美元。每个人都想印钞票,而且他们有自由花钱的习惯。”“如果我们每年节省1亿美元,按净利润的10%计算,这相当于销售10亿美元的商品!”除了批评汉能没有谈到经济文化,他还强调“汉能表面上是一个困难时期,但实际上是最好的时期”,“汉能移动能源是一个3a平台,至少可以融资1000亿元”,“汉能的事业如此之大,我难以想象,汉能的发展估计有1万亿元的市场价值。没有悬念。"

或许受上述“预期”的启发,汉能仍在招聘新员工,同时继续支付工资,并强迫员工自愿离职。

债务爆发年

雪球越来越大。自2019年以来,汉能迎来了债务问题的大爆发。根据来自天空调查的信息,由汉能控股集团更名的汉能水电集团有限公司已被列为法院“执行人”59次,有167起法律诉讼。李·和君本人也被列入国家不诚实执法者名单。

据微信号“债券市场观察”统计,上述执行总额约为120.75亿元,其中2019年后需要执行57项,金额约为108亿元。

李和君一直押注于薄膜电池路线,这不同于中国光伏行业晶体硅电池组件的主流选择。薄膜路线的优点是灵活性和更灵活的使用场景,但是晶体硅组件在市场成熟度和成本方面更优越。李和君从水电行业起步,于2009年进入薄膜太阳能领域。目前,汉能主要依靠三大公司平台:汉能水力发电集团、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和汉能薄膜发电集团。

李和君曾坦言,他敢于向光伏产业投资300亿元,因为“汉能有非常坚实的基础和非常稳定的现金流”。在他看来,汉能是水电业务中最无风险的公司,资本流动稳定且持续充裕。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在香港股市,已经退出市场的汉能薄膜发电集团有限公司(00566.hk,以下简称汉能薄膜发电)一度被称为“神话”。它的股价在两年内上涨了1800%。从香港证券交易所一只未知的小市值股票,它已经成为一个与推特和特斯拉相当的行业巨头。截至2015年5月20日,汉能股价在半小时内下跌了一半,并紧急停牌。几天后,香港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宣布对相关事宜展开调查。同年7月15日,香港证监会下令汉能电影公司暂停交易。在股价减半之前,汉能薄膜发电与其母公司之间的关联交易曾多次受到质疑。

香港证监会的调查和上市公司长期停牌削弱了汉能。

早在2015年8月,光伏行业的一些人士向风起云涌的消息透露,汉能急于出售其光伏电站项目,但很难出售,于是开始出售高质量的水电资产来套现。但事实上,相对较高质量的金乔安水电站曾被汉能用作融资工具,其股权已被多次质押,司法纠纷仍在继续。“李和君已经质押股份、水电站资产和土地。一些资产已经抵押了几次。”当时,一些业内人士透露了这一激增的消息。

在被香港证监会暂停三年多之后,汉能集团去年10月高调宣布,将通过私有化重返a股市场。值得注意的是,去年12月,李和君辞去汉能控股集团董事长职务,退出股东行列。李魏军接任主席一职。亨能控股集团此后更名为汉能水力发电集团有限公司。4月3日,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完成工商变更,董事长由创始人李和君改为贝蒂。今年6月,汉能电影公司从香港交易所退市。

今年8月,汉能的“摇钱树”和“印钞机”——位于金沙江中游的金乔安水电站的大部分股权——面临公开拍卖。根据北京市第一人民银行8月15日发布的两份公告,上述51.36%的股份拍卖后,金乔安水电站的大股东可以换手。

9月16日,金乔安水电站有限公司10.88%和40.48%的股权拍卖项目全部撤回,原因是外界对拍卖财产提出了正当的反对意见。

上一篇:黄磷价格报价最高涨至20000元/吨 本月以来涨近20%
下一篇:汇金股份2019年前三季度净利2450万–2700万 部分业
整站新闻
相关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embimage.com直升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