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工业遗产纪行|月桂冠与西阵织:日本传统工业之美

作者: 直升门户网站 时间:2019-10-22 01:18:12 阅读量:2879

日本是世界上最大的工业强国之一。自从在幕布结束时学习西方工业技术以来,日本一直在沿着通过制造业建设国家的道路前进。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也形成了大量的工业遗产。如果工业严格限于工业革命后出现的现代工业,东亚仅有的两个纯粹基于工业遗产的世界遗产在日本,这表明了工业文化在日本的地位和意义。2019年8月7日至11日,我们参观了几处日本工业遗产,以便与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工业文化研究中心建立伙伴关系。除了公务之外,我们还将从研究人员的角度出发,为读者留下一段旅程。

8月10日下午,我们先后去了京都的岳桂大仓纪念馆和夏雷编织会馆。两个工业遗产的规模都不大。即使有会谈,半天的访问也足够了。

月桂树是日本清酒的著名品牌,现在在中国超市很容易买到各种等级和品种的月桂树。据说月桂树可以追溯到日本京都的酿酒商秦时。秦始皇是日本古代历史上一个特殊的民族。它最初是一个从中国和朝鲜半岛穿越日本的具有各种技能的团体。因此,秦始皇将先进的酿造技术从东亚大陆带到日本也就不足为奇了。然而,日本早在平山时代就有专门的酿酒部门。这表明酿酒技术引入日本后受到高度重视。毕竟,即使在今天,日本人也不得不向神社敬酒。现代西方酿造技术引入日本后,日本人也对啤酒和威士忌产生了兴趣,并有许多相关的工业遗产,如也位于京都的山崎酿酒厂(Yamazaki Distillery)。然而,要说日本的传统酒文化仍然反映在每月酿造日本葡萄酒的月桂树上。

岳桂大仓纪念馆入口

月桂树仓库纪念馆位于京都。福建是坂本龙马和其他晚期知识分子活跃的地区。因此,一方面有坂本龙马的肖像,另一方面,在当地火车站展示日本葡萄酒的模型,以展示当地的特色和特色。在没有高层建筑的情况下,人们可能会在几步之内遇到这样那样的废墟招牌。许多旧址和废墟藏在小房子或平房里。我们去的岳桂大仓纪念馆不是岳桂关现在的酿酒厂,而是一个保存历史建筑的现代化工业遗产,是从1909年的酒窖改造而来的。酿造需要水,而在酿造葡萄酒的地方恰好有很多“名水”。日本独特的传说和习俗在月桂花冠上描绘了一个神秘的传说。

车站宣传的地方特色

月桂树仓库纪念馆是一座带有庭院的和谐建筑。纪念馆计划了一次参观和学习路线。第一个步骤是从院子里的一口古井里喝一杯地下水,亲身体验制作月桂树酒所用的优质水。八月烈日下,我们从车站走到月桂树花了十多分钟。当我们喝井水的时候,我们忘记了“名水”有多特别,但是我们真的感到甜蜜和新鲜。根据计划路线,纪念馆馆长西岗先生带我们参观并亲自解释。月桂树于1637年由奥库拉家族在京都建立,至今仍由奥库拉家族管理。明治维新后,在第11代领导下,奥库拉家族在酿酒行业取得了连续突破,扩大了规模,甚至在1902年将清酒出口到夏威夷等美国地方。1905年,奥库拉使用象征胜利和荣耀的“月桂树”作为葡萄酒名称的注册商标。与奥运会相关的月桂实际上是一个非常西化的象征。因此,桂冠也反映了日本传统文化和西方文化的融合。1961年,岳光实现了日本葡萄酒四季酿造的技术突破。1982年,岳桂大仓纪念馆开放。1985年,北京约有6120件酿酒工具被指定为有形的民间文化遗产,而岳桂大仓纪念馆则展示了相关的酿酒工具。总的来说,博物馆是一个小博物馆,通过实物和图片展示日本传统酿造技术的演变和家族企业的历史。葡萄酒是一种日常消费品。因此,纪念馆不仅是一个以酒为主体的纪念品商店,也是参观后喝酒的地方。当然,由于纪念堂的空间有限,如果你真的想喝日本葡萄酒,你不妨在附近找一家izakaya。

月桂树仓库纪念堂背对着河

喜之谷位于北京市,离市内商业中心不远。这是一座在京都看起来非常壮观的小高楼。从某种意义上说,体现日本传统丝织技术的夏雷织造会馆,更像是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而存在的工业遗产。在会馆里,除了展示一些产品和介绍夏雷编织的历史之外,主要的旅游空间是商品商店。然而,在夏雷编织公司(Xiarray Weaving)的二楼,几名年长的织布工在工作时间使用传统的编织工具工作,这也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特征的体现。一些学者认为,在德川幕府封锁国家的政策下,日本从中国进口生丝。似乎中国从长江以南大量出口生丝实际上只是出口原料。相反,它促进了日本国内高附加值丝织业的发展,如西珍织业。它为明治时期日本丝绸工业的实力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据会馆介绍,明治时期西方现代工业技术的引进是手工业大量生产西方织法的关键。我们去的时候,正好是夏雷的表演时间。几位不同年龄的日本美女身着不同风格的和服,配以音乐,在舞台上展示夏雷不同风格的产品。它们五彩缤纷,简单优雅,清新华丽。几乎一半的观众是中国游客。从购物的角度来看,从大厅的一楼到三楼有不同种类的商品。在一楼,有男士领带等等。在二楼,不缺乏来自主要商品的非西方编织商品。甚至还有中国制造的小商品。在三楼,演出舞台两侧的商品更高档,享受免税政策。也许是因为三楼的产品实际上是在会馆制造的,一些女孩的发夹和其他小玩意虽然小,但看起来比二楼的更先进,价格也符合范布伦的炫耀性消费,但并不太贵。然而,由于中日两国的习俗不同,日本人佩戴的手帕、和服姐妹佩戴的头饰、日本女性在穿和服和浴袍时使用的手袋、日本人用来盛放矿泉水瓶的丝绸袋等。在中国不太实用。只是外国纪念碑有特殊的纪念意义。工业遗产与手工艺品生产和销售的结合也在中国杭州等城市得到了体现,这可以说是传统工业遗产开发利用的一般规律。

在低层京都,西阵织造会馆非常显眼。

西镇织造会馆的传统织造工具

在这次日本工业遗产之旅中,我们选择了几个非常有代表性的地点,不仅包括作为国宝的世界遗产,还包括日本的优势产业,如设备制造和轨道交通。我们还考虑了手工业色彩相对传统的行业。用它们作为例子来写日本工业的历史,我们至少可以看到一些基本的轮廓。当然,这只是开始。将来我们还将参观日本的其他工业遗产。访问期间,我们进行了采访、会谈和其他调查。我们了解到日本不同性质的工业遗产有不同的运作模式,我们也对日本的相关政策有更多的了解。一般来说,日本工业遗产的保护和利用领先于中国,这与工业遗产的主体和相关机制密切相关,也直接关系到日本社会对制造业的整体重视和通过研究创造相应的文化氛围。说到研究,一个工业遗产部门的部门负责人直言不讳地告诉我们,他们接待了中国访问团,效果很差,因为负责翻译的导游可能是日本学生,不了解相关的历史和技术,也不能真正向中国游客解释清楚。如果他将来来参观或学习,他希望是专业的。这些话应该有助于当前国内的热点研究活动,包括国外的研究。

上一篇:特斯拉或准备在投产前扩建上海工厂,以为电池生产做准备
下一篇:聊城支队举办“不忘初心再出发,凝心聚力谱新篇”演讲比赛
整站新闻
相关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embimage.com直升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